当前位置: > 工作动态 > 本局动态 > 正文阅读

【党史人物】杨国宇:开国将军

【http://ncswj.nanchong.gov.cn/】南充市商务局 发布日期:2016-06-03 阅读:

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清廉基因 > 党史博览
【党史人物】杨国宇:开国将军
来源:南充市纪委宣传部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03 09:52:36

 

开国少将杨国宇【1】.jpg

杨国宇将军

 

杨国宇将军【老年】.jpg

 杨国宇将军老年时期

 

  他曾以71岁高龄奔赴南极参加中国南极“长城站”的落成典礼,他是邓小平口中的“杨大人”,他曾据理力争阻止华国锋检阅海军舰队。他,就是开国少将——杨国宇。
  
  杨国宇,1914年9月18日出生,四川省仪陇县顺义场人。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共青团,同年8月转入中国共产党。


  (一)


  杨国宇生于佃农家庭。他读过几年私塾,进过学堂,1930年加入进步学生组织。
  
  1933年红四方面军到仪陇,杨国宇参加了红军,在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任宣传员。
  
  1935年1月,杨国宇调到红31军91师274团1连1排任班长、排长。
  
  1935年12月,杨国宇学习译电。结业后,任红31军译电员。
  
 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杨国宇参加了川陕苏区反“围剿”作战、田水堡等战役战斗和长征。


  (二)

  
  1938年3月,杨国宇任八路军129师司令部机要科译电员。
  
  1939年6月-1943年10月,杨国宇任机要科科长。
  
  1942年-1944年,杨国宇进入北方局党校和延安中央党校学习,并参加整风运动。
  
  1945年4月-6月,杨国宇作为晋冀鲁豫代表团成员出席中共七大。
  
  抗日战争时期,杨国宇参加了七亘村、马山村、神头岭、香固城、响堂铺、百团大战及白晋、破袭平汉路等战役战斗。


  (三)

  
  1945年8月-1947年,杨国宇任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军政处处长。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诸多的野战军中,唯独刘邓在袖珍精干的指挥部里设了个军政处。
  
  1948年5月-1949年2月,杨国宇任中原军区司令部军政处处长、交通处处长。
  
  1949年2月1日,杨国宇任第二野战军运输司令部副政委。后兼任第18兵团军事代表(起义部队)。
  
  解放战争时期,杨国宇参加了蒙城、侯马、新绛、曲沃战斗和邯郸、晋南、进军大别山、淮海等战役战斗。淮海战役中,参加动员组织百万民工运输队及交通工具日夜奋战,保证了战役的胜利。率部参加渡江战役,后带部队进军大西南,完成重庆、成都外围歼灭战。


  (四)

  
  1949年10月,杨国宇任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第11军(中原野战军第3纵队改编而成)参谋长。
  
  1950年11月-1956年11月,杨国宇任海军基地参谋长、党委常委。
  
  1956年底,杨国宇进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。
  
  1958年结业后,杨国宇奉命组建海军训练基地。
  
  1958年10月-1966年5月,杨国宇任海军训练基地副司令员。
  
  1959年1月-1966年5月,杨国宇任基地党委常委。
  
  1959年3月-1963年2月,杨国宇兼任参谋长。
  
  1967年5月,杨国宇被派驻第七机械工业部,任军管会副主任、第一副主任。
  
  1969年8月9日下午,周恩来在国务院会议厅主持召开有关国防尖端科学的会议。当场宣布“部里由钱学森同志挂帅,杨国宇同志为政委。”并对杨国宇说:“他(指钱)和其他专家要是被抓走了,我拿你是问!”当时,还开列了一份需要有卫兵专门重点保护的工程技术人员名单。周恩来最后说:“如果有人要武斗抓人,可以用武力保护。”
  
  1970年6月-1974年9月,杨国宇任第七机械工业部核心小组副组长。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,“文革”期间保护了一批干部、科技人员,保障和维护了科研生产的安全进行,参与领导了战略导弹和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研制试验工作。
  
  1975年初,杨国宇率军事顾问团驻柬埔寨。
  
  1975年3月-8月,杨国宇任海军副参谋长、党委委员。
  
  1975年8月-1978年7月,杨国宇任海军参谋长。
  
  1976年10月-1985年7月,杨国宇任海军党委常委。
  
  1978年7月-1985年7月,杨国宇任海军副司令员兼参谋长(至1982年8月)。期间,组织领导了在西沙群岛南端的浪花礁和北礁上建造灯塔的工作,使附近的国际航线上再也没有中外船只触礁。
  
  1980年,杨国宇作为副总指挥率舰船编队首航南太平洋。
  
  1985年,杨国宇任南极考察委员会副主任,并奔赴南极参加中国南极“长城站”的落成典礼。
  
  1987年离休后,杨国宇兼任海军科技领导工作。曾任《当代中国海军》主编,有《刘伯承用兵要旨》、《刘邓麾下十三年》、《梦萦魂系》等著作。曾任长城学会副会长、中国干部学会副会长和巨片《大决战》军事顾问等职。
  
  杨国宇1961年8月晋升为少将军衔,荣获三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、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第五、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  
  2000年4月27日5时2分,杨国宇因病在北京逝世,享年86岁。夫人,姚新。

 

  相关链接:

 

  链接一:

将军轶事

 

  1、退休后
  
  杨国宇退休后一直也没闲着过,他除了经常参加一些有意义的社会活动,还担任了中国干部教育协会的副主席。
  
  杨国宇生性活泼开朗,平日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,嘴里还喜欢哼点革命小调,《小螺号》这首歌是他最爱哼唱的歌曲之一。当然,他性子急起来,也够急的,这与过去当兵打仗有直接的关系。
  
  每当杨国宇出去办事,坐在车里看到前面是红灯或者堵车时,他就自言自语的大声在后面让司机“冲啊!”每每这时,司机也不跟他解释,只是回过头笑笑。杨司令下一句准是:“哈哈!要在战场上打鬼子,我他妈早冲了,当然咱们还得守法啊。”
  
  别看杨国宇性子急,他可是个心特软的人,平日里连蚂蚁都不忍踩死。他经常说:“只要是活的,都是一条生命啊!”
  
  杨国宇是个嫉恶如仇的人,遇到不平的事,他的另一种急性子就显露出来了。有一回他看到报纸的一篇文章报道,讲的是一位领导因为嫉妒,百般压制下属、任人唯亲的事。老人家对这样的用人颇为生气,一气就写了这首《打醋诗》诗:
  
  坛中是醋不是酒,为人何必酸溜溜。
  
  妒贤妒能又妒才,妒富妒美妒不休。
  
  不如把醋换杜康,自饮自醉解烦忧。
  
  1992年,由于杨国宇住的是集体宿舍,挣的工资又少,吃饭更是东一顿西一顿的,人也瘦的可怜,最重时才86斤。于是,他就借着老乡或者到老人家那儿办事,顺便就噌饭了。将军楼后院的树基本都是杨国宇亲自栽的,有苹果树和石榴树。在后院的那几小块地里,还种着各种花和小白菜、葱,杨国宇称它们为环保植物。
  
  2、邓小平口中的“杨大人”
  
  1989年11月,邓小平从中央军委主席位子上退下来以后,国防部长秦基伟借修订《二野战史》之机,请邓小平和二野的老同志见见面,邓小平欣然答应。
  
  11月20日,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了二野的老同志宋任穷、陈锡联、陈再道、杜义德、刘志坚、刘有光、何正文等。当秦基伟向邓小平介绍杨国宇时,邓小平风趣地说:“杨国宇,在二野部队是有名的杨大人。”
  
  杨国宇个头矮小,为什么被称为“杨大人”呢?皆因杨国宇性情活泼,生机勃勃,总像个天真浪漫的孩子,加上刘邓均为幽默大师,杨国宇故得了这个绰号。于是,二野指挥部里就有了两个“大人”:一位是“邓大人”,一位是“杨大人”。
  
  抗战开始后,杨国宇任八路军129师司令部机要科长,在刘邓身边工作。1945年9月,任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军政处处长。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诸多的野战军中,唯独刘邓在袖珍精干的指挥部里设了个军政处。当初杨国宇曾问成立这个处做什么,李达说:“刘邓首长历来主张机关要简化层次,但却又决定成立军政处,我体会有点像日本的不管部,协助首长管那些除了作战之外必须管又无人管的日常勤务。首长的意思让你去干不管部长。你去挑选几个人,先把班子搭起来吧。”
  
  杨国宇回忆说:“我那一摊摊,是个‘不管部’。司政后没人管的事都归我管。天天跑得我腿肚子转筋。兵源补充、物资调剂、俘虏收容、行军路线、宿营号房子、给首长派警卫……都是军政处的事。大军南下,我干尽了‘坏事’。啥子炸大炮、炸汽车,汽油往上面一浇,‘轰’地一声,这就是我干的事。”
  
  杨国宇本是个闲不住的人,只要部队有行动,他就一刻不停地奔波,一会儿冲到东南,一会儿问到西北,连驻地老乡婆媳吵嘴、夫妻离婚他也会去“插”一杠子,做调解工作,以致刘伯承曾几次督促他学点俄文,背背单词,以“消耗”过剩的精力。
  
  杨国宇的工作高效率、快节奏,但也少不了刘伯承、邓小平对他耳提面命。譬如部队天天行军打仗,不少战士还光着脚板没有鞋子穿,邓小平就会找他:“杨大人呐,你的眼睛很大,有个问题,不晓得你发现没有?”“10天以后,再发现有光脚板的,拿你是问。”
  
  1947年12月,刘伯承在河南光山北向店遇险,情急之中,刘伯承在马上递给杨国宇一个老旧的指南针,命令:“走180度方位,那边有桥。”按照指南针指示的方位,部队向西,果然遇到了这一带唯一的木桥。过了桥,险境略缓,杨国宇不由得赞叹刘伯承的临危不乱和对驻地的了如指掌。
  
  杨国宇的个性敢说、敢做、敢断,而且对批评有很强的心理承受力,深得刘邓信赖。
  
  建国后,杨国宇调海军工作,任青岛基地司令部参谋长。和苏联首席专家第一次见面时,首席专家给他出了一道数学题,他接过考题不会做,场面十分尴尬,幸亏基地政委段德彰替他解了围。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十分理解他,对苏联专家说,杨国宇可以当基地参谋长,能管好海军。杨国宇当时学习十分拼命,请了8个专业干部对自己单个教练。两个月后,在潜艇上,他已经能列出空气再生板的化学公式,苏联专家也就不再小看他了。
  
  “文革”期间,杨国宇到七机部任军事管制委员会第一副主任,分管军工科研生产,重点抓导弹科研领导工作。朱德对他说:“好好干,要团结好知识分子,早日把尖端武器搞出来。”杨国宇在七机部保护了一大批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。
  
  3、针对华国锋检阅海军的态度
  
  1978年4月上旬,海军南海舰队160导弹驱逐舰在湛江港爆炸沉没。邓小平对海军司令部和政委苏振华进行了严厉的批评。
  
  4月12日,苏振华就此事去向华国锋告状。这天晚上,海军参谋长杨国宇接到苏振华的电话,要他立即通知杜义德、刘道生、卢仁灿到他的住地办公室研究一件事。海军副司令员、副政委和参谋长杨国宇一起乘车前往。到了之后,苏振华向他们宣布:“今天我向华主席汇报了5个小时,华主席说,他访问朝鲜回国后要到大连看看海军。5月10日左右,华主席就要来视察海军,这是件大喜事,就是时间太仓促,我们要立即准备,要热烈,要隆重。海军所有兵力,包括鱼雷快艇都要参加检阅,我们要全力以赴地搞好这次受阅,这件事请杨国宇同志具体布置。”
  
  苏振华讲完话后,特别嘱咐大家:“此事要绝对保密,不要在电话上讲有关内容。”
  
  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——华国锋能不能在他现在位置上稳住,一个关建性的因素,就看他能不能实现对军队的领导。而在一大批资历比他深、名望比他高、影响比他大的军队领导人仍然健在的情况下,他要实现对军队的领导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更何况,他的那套思想路线与军队资深领导人的意见完全相左。正因为如此,华国锋竭力加强与军队的联系,尤其是加强了海军的联系。恰恰就在这时,海军出了湛江军港导弹驱逐舰爆炸沉没事故,苏振华挨了邓小平的批评。华国锋认为时机到了,于是迅速召见了苏振华,对他表现出导乎寻常的热情和关心。这么重大的决定,华国锋和苏振华两个人就决定下来了,在已经作出决定之后才向几位副司令员、副政委和参谋长下达命令。并且在下达命令的时候,特别强调保密——即对解放军最高统帅部乃至中共中央保密。其实,说穿了主要还是对邓小平保密。
  
  苏振华刚刚下达命令,受命具体组织这次受阅的海军参谋长杨国宇就当场提出了异议。他认为,既然是海军受阅,恐怕还是要通知身为海军司令员的肖劲光才好。这个建议无懈可击,苏振华没有理由不同意。就说:“那好,你明天先将此事亲自向肖劲光司令员报告。”
  
  苏振华很艰难地刚刚做出了让步,杨国宇又提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:“这事不仅通知肖劲光司令员,还应该按制度向总参报告。”其他几位副政委马上响应。杨国宇当时并非有意为难,他主要还是考虑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没有来自最高统帅部的命令,擅自组织海军受阅,假若事发,那麻烦就大了。
  
  杨国宇哪里想到,苏振华怕的就是这一招,如果最高统帅部一知情,岂不是要泡汤?所以当即明确回答:“不用向总参报告,这是我亲自向华主席汇报,华主席当面批准的。在困难时,华主席鼓励我们说,要挺起腰杆大胆地干,海军不过就是出了个导弹驱逐舰事件嘛,怕什么,打不倒。这不是调兵,这只是检阅,向中央军委、总参报不报关系不大。”
  
  4月13日上午8点30分,杨国宇来到肖劲光住所,把苏振华讲的情况作了汇报。肖劲光同意海军受阅,因为他对华国锋前来检阅也不可能表示拒绝,但他特别批示杨国宇:“这样大的事情,必须正式报告军委。要亲自向罗秘书长报告。”
  
  至此,在海军内部便正式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声音。
  
  14日14点50分,杨国宇去某地布置受阅,另一位奉命组织受阅的海军负责人傅继泽已先期抵达。
  
  4月15日上午,杨国宇和傅继泽研究受阅方案。按苏振华的指示,要安排得隆重一些,准备动用78艘舰艇、12架轰炸机、24架歼击机,陆上检阅,海上阅兵,再进行战术演习。这天下午,苏振华乘飞机到受阅地点,听取了杨国宇和傅继泽的受阅方案汇报。从队形到最小动作,杨国宇都作了汇报。但杨国宇仍放心不下,他再次建议向总参报告。苏振华仍然坚持不要报,要绝对保密。杨国宇反复解释,没有总参批准,是调不动兵的。
  
  苏振华回答:“怕什么,华主席批准还不算数?”
  
  杨国宇说:“华主席批准也需要向军委和总部报告,否则海军司令部是调不动部队的。再说这事徐帅、杨勇、王尚荣副总长肯定会知道的,还可能都来参加,那时可怎么交代?”
  
  苏振华想了想,说:“那好吧,你同邓副主席熟悉,你明天到北京,亲自将此事向邓副主席报告一下。”
  
  杨国宇说:“建国后我跟邓副主席几乎没什么过往,仅在1975年邓小平复出回北京时,去探望了一次,此后就没再见过面了。向邓报告,我还差几级,不好报告。你有红机子,最好你用红机子亲自向邓副主席报告。”
  
  苏振华不同意,但杨国宇言之成理而且言辞恳切,又不能完全回绝,就想个折中的办法,要杨国宇打电话问卢仁灿,罗秘书长是否已到徐州。卢当即回答,罗在北京。苏振华就吩咐杨国宇明天回京,先向罗秘书长报告,再去见邓副主席。
  
  皮球就这样踢到罗瑞卿脚下。在301医院五楼,杨国宇按时造访罗瑞卿,汇报了海军受阅计划,请求罗瑞卿立即批准调动部队,说批晚了海军来不及准备。罗瑞卿听后没有明确表态。他面临十字路口,实际上是整个军队面临着十字路口——华国锋向军队伸出了热情的双手,握不握华国锋那热情的手。在真理标准讨论大潮初起时已经旗帜鲜明的罗瑞卿,自然不情愿去握。但华国锋毕竟是军委主席。按照组织原则,军委主席阅兵,作为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不便直接反对。沉吟良久,罗瑞卿给了杨国宇三点指示:一、保证安全,个别舰艇、个别项目无把握不搞;二、国际、国内有什么影响要考虑;三、4月22日之后动好。
  
  罗瑞卿实际上很委婉地提醒海军,华国锋检阅这件事非同小可,要慎重。杨国宇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但他肩负着苏振华指派的使命,罗瑞卿不明确答复,他不好复命。他向罗瑞卿申明了这个情况,希望尽快决策。罗瑞卿便表示,19号他要也去一下,与杨勇、王尚荣等总参负责人商量商量,大概21号能回来。杨国宇着急了,说这样回去不能算是完成了任务。罗瑞卿又沉吟片刻,然后明确答复部队调动之前,由他负责向邓副主席报告。并与杨国宇约定打电话的暗号,如果他21号不回来,就主动打电话,说17日那个事行不行。说行,那就动。说不行,那就以后再说了。
  
  杨国宇终于可以回去复命,如释重负,站起身来准备告辞。这时罗瑞卿又要杨国宇坐下来谈谈。罗瑞卿向杨提出两个问题,实际上是要他转告苏振华:一、你们海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搞这样大的的行动?这对国际国内、对周围有什么影响?二、这么大的事,既然你们12号就已定了,为什么拖到今天才来报告?杨国宇作了解释,罗瑞卿也就没再说什么。
  
  虽然苏振华一再强调保密,不让上报,但部队要进行预演,预演就要调兵,调兵就必须经过总参。所以,4月21日,不得不派海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陈德鸿专门向总参作战部报告。总参作战部同意海军司令部的意见,即东海舰队三艘军舰可以原地待命行动,北海舰队按正常训练计划,在本海区进行训练待命。
  
  还未到约定的21号,罗瑞卿就主动给杨国宇打来电话,说:“那个事不搞了。”同时,总参作战部也打电话通知陈德鸿:“你们那个事,我们于21日15点上报中央军委了。”原来,杨国宇告辞后,罗瑞卿马上就向邓小平报告了,同时明确表示自己反对此次海军受阅。邓小平同意罗瑞卿的意见。在邓小平的果断决策下,华国锋检阅海军的行动终于被制止。同年,杨国宇升任海军副司令员。

 

  链接二:

军港事故

 

  1978年4月上旬,海军南海舰队某导弹驱逐舰在湛江港爆炸沉没。邓小平对海军司令部进行了严厉的批评。4月12日,海军主要负责人就此事去向华国锋告状。这天晚上,海军参谋长杨国宇接到海军主要负责人的电话,要他立即通知杜义德、刘道生、卢仁灿到他的住地办公室研究一件事。海军副司令员、副政委和参谋长杨国宇一起乘车前往。到了之后,海军主要负责人向他们宣布:今天我向华主席汇报了5个小时,华主席说,他访问朝鲜回国后要到某地看看海军。5月10日左右华主席就要来视察海军,这是一件大喜事,就是时间太仓促,我们要立即准备,要热烈,要隆重。海军所有兵力,包括鱼雷快艇都要参加检阅,我们要全力以赴地搞好这次受阅,这件事请杨国宇同志具体布置。海军主要负责人在讲了这番话之后,特别嘱咐大家:此事要绝对保密,不要在电话上讲有关内容。
  
  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——华国锋能不能在他现在位置上稳住,一个关建性的因素,就看他能不能实现对军对的领导。而在一大批资历比他深、名望比他高、影响比他大的军队领导人仍然健在的情况下,他要实现对军队的领导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更何况他的那套思想路线与军队资深领导人的意见完相左。正因为如此,华国锋竭力加强与军队的联系,尤其加强了海军的联系。恰恰就在这时,海军出了湛江军港导弹驱逐舰爆炸沉没事故,海军负责人挨了邓小平的批评。华国锋认为时机到了,于是迅速召见了海军主要负责人,对他表现出导乎寻常的热情和关心。这么重大的决定,华国锋和海军主要负责人两个人就决定下来了,在已经作出决定之后才向几位副司令员、副政委和参谋长下达命令。并且在下达命令的时候,特别强调保密——即对解放军最高统帅部乃至中共中央保密。其时说穿了主要还是对邓小平保密。
  
  海军主要负责人刚刚下达命令,受命具体组织这次受阅的海军参谋长杨国宇将军就当场提出了异议。他认为,既然是海军受阅,恐怕还是要通知身为海军司令员的肖劲光才好。这个建议无懈可击,海军主要负责人没有理由不同意。就说,那好,你明天先将此事亲自向肖劲光司令员报告。海军主要负责人很艰难地刚刚做出了让步,杨国宇又提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:这事不仅是通知肖劲光司令员,还应该按制度向总参报告。其他几位副政委马上响应。杨国宇当时并不是有意为难,他主要还是考虑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没有来自最高统帅部的命令,擅自组织海军受阅,假若事发,那麻烦就大了。服哪想到,海军主要负责人怕的就是这一招,如果最高统帅部一知情,岂不是要泡汤?所以当即明确回答:不用向总参报告,这是我亲自向华主席汇报,华主席当面批准的。在困难时,华主席鼓励我们说,要挺起腰杆大胆地干,海军不过就是出了个导弹驱逐舰事件嘛,怕什么,打不到,这不是调兵,这只是检阅,向中央军委、总参报不报关系不大。
  
  4月13日上午8点30分杨国宇来到肖劲光住所,把海军主要负责人讲的情况向肖劲光作了汇报。肖劲光同意海军受阅,因为他对华国锋前来检阅也不可能表示拒绝,但他特别批示杨国宇:这样大的事情,必须正式报告军委。要亲自向罗秘书长报告。至此,在海军内部便正式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声音。14日14点50分,杨国宇去某地布置受阅,另一位奉命组织受阅的海军负责人傅继泽已先期抵达。4月15日上午,杨国宇和傅继泽研究受阅方案。按照海军主要负责人的指示,要安排得隆重一些,准备动用78艘舰艇、12架轰炸机、24架歼击机,陆上检阅,海上阅兵,然后进行战术演习。
  
  这天下午,海军主要负责人乘飞机到受阅地点,当晚听取了杨国宇和傅继泽的受阅方案汇报。从队形到最小动作,杨国宇都作了汇报。但杨国宇仍放心不下,他再次建议向总参报告一下。海军主要负责人仍然坚持不要报,要绝对保密。杨国宇反复解释,没有总参批准,是调不动兵的。海军主要负责人回答:怕什么,华主席批准还不算数?杨国宇说,华主席批准也需要向军委和总部报告,否则海军司令部是调不动部队的。再说这事徐向前元帅、杨勇、王尚荣副总长肯定会知道的,还可能都来参加,那时可怎么交代?这时海军主要负责杨国宇明白了他的意思,就把自己和邓小平的关系向他作了解释,然后向邓报告,我还差几级。你有话机子,最好你亲自向邓副主席报告,我给你要通电话。海军主要负责人不干,但杨国宇言之成理而且言辞恳切,他又不能完全回绝,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,要杨国宇打电话问卢仁灿,罗秘书长是否已到徐州。卢当即回答,罗在北京。海军主要负责人就吩咐杨国宇,让他明天回京,先向罗秘书长报告,再去见邓副主席。
  
  皮球就这样踢到罗瑞卿脚下。在301医院5楼,杨国宇按时造访罗瑞卿,汇报了海军受阅计划,请求罗瑞卿立即批准调动部队,说批晚了海军来不及准备。罗瑞卿听后没有明确表态。他面临十字路口,实际上是整个军队面临着十字路口——华国锋向军队伸出了热情的双手,握不握华国锋那热情的手。在真理标准讨论大潮初起时已经旗帜鲜明的罗瑞卿,自然不情愿去握。但华国锋毕竟是军委主席。按照组织原则,军委主席要阅兵,作为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也不便直接反对。沉吟良久,罗瑞卿给了杨国宇三点指示:一、保证安全,个别舰艇、个别项目无把握不搞。二、国际、国内有什么影响要考虑。三、4月22日之后动好。
  
  罗瑞卿实际上很委婉地提醒海军,华国锋检阅这件事非同小可,要慎重。杨国宇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但杨肩负着海军主要负责人指派的使命,罗瑞卿不明确答复,他不好复命。他向罗瑞卿申明了这个情况,希望尽快决策。罗瑞卿便表示,19号他要也去一下,与杨勇、王尚荣等总参负责人商量商量,大概21号能回来。杨国宇着急了,说这样回去不能算是完成了任务。罗瑞卿又沉吟片刻,然后明确答复部队调动之前,由他负责向邓副主席报告。并与杨国宇约定打电话的暗号,如果他21号不回来,就主动打电话,说17日那个事行不行。说行,那就动。说不行,那就以后再说了。杨国宇终于可以回去复命,如释重负,站起身来准备告辞。这时罗瑞卿又要杨国宇坐下来谈谈。罗瑞卿向杨提出两个问题,实际上是要他转告海军主要负责人:一、你们海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搞这样大的的行动?这对国际国内、对周围有什么影响?二、这么大的事,既然你们12号就已定了,为什么拖到今天才来报告?杨国宇作了解释,罗瑞卿也就没再说什么。
  
  虽然海军主要负责人一再强调保密,不让上报,但部队要进行预演,预演就要调兵,调兵就必须经过总参。所以,4月21日,不得不派海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陈德鸿专门向总参作战部报告。总参作战部同意海军司令部的意见,即东海舰队3艘军舰可以原地待命行动,北海舰队按正常训练计划,在本海区进行训练待命。还未到约定的21号,罗瑞卿就主动给杨国宇打来电话,说:“那个事不搞了。”与此同时,总参作战部也打电话通知陈德鸿:“你们那个事,我们于21日15点上报中央军委了。”
  
  原来,杨国宇告辞后,罗瑞卿马上就向邓小平报告了,同时明确表示自己反对此次海军受阅。邓小平同意罗瑞卿的意见。在邓小平的果断决策下,华国锋检阅海军的行动终于被制止。

 

  链接三:

传奇将军

 

  印象
  
  海军原副司令杨国宇先生是位多才多艺的将军,虽然他已经离开了,可他在世时风趣幽默的谈吐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、勤奋好学的精神和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
  
  杨司令是老红军,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,参加过百团大战……他和科学家钱学森等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,组织实施了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发射工作。杨司令在世时,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、铁道兵原副司令徐斌见到杨司令时总是杨大人杨大人的叫。关于“杨大人”一说,杨司令讲了其中的来历。1989年11月,邓小平从中央军委主席位子上退下来以后,国防部长秦基伟借修订《二野战史》之机,请邓小平和二野的老同志见见面,邓小平欣然答应。11月20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了二野的老同志宋任穷、陈锡联、陈再道、何正文等,当秦基伟向邓小平介绍杨国宇时,邓小平风趣地说:“杨国宇,在二野部队是有名的杨大人”。杨国宇个头矮小,为什么被称为“杨大人”呢?由于杨国宇性情活泼,平日里总是生机勃勃的,像个天真浪漫的孩童,加上刘邓均为幽默大师,杨国宇故得了这个绰号。于是,当时二野指挥部里就有了两个“大人”:一位是“邓大人”,一位是“杨大人”。
  
  “杨大人”个子不大,还胖胖的,老头儿有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:“浓缩是精华,你看看小平啊,个子不高但是很伟大啊!”杨司令说话十分幽默风趣,当有人小心翼翼的问:“杨老,你高寿”时,老头总会笑答:“哈哈!不大不大,杨老不老,‘读尽诗书五十石,老来仅得一青衫,同志问我年何许?五十年前二十三。’”
  
  杨国宇闲不住
  
  杨国宇本是个闲不住的人,只要部队有行动,他就一刻不停地奔波,一会儿冲到东南,一会儿问到西北,连驻地老乡婆媳吵嘴、夫妻离婚他也会去“插”一杠子,做调解工作,以致刘伯承曾几次督促他学点俄文,背背单同,以“消耗”过剩的精力。杨国宇的工作高效率、快节奏,但也少不了刘伯承、邓小平对他耳提面命。譬如部队天天行军打仗,不少战士还光着脚板没有鞋子穿,邓小平就会找他:“杨大人呐,你的眼睛很大,有个问题,不晓得你发现没有?”“10天以后,再发现有光脚板的,拿你是问。”1947年12月刘伯承在河南光山北向店遇险,情急之中,刘伯承在马上递给杨国宇一个老旧的指南针,命令:“走180度方位,那边有桥。”按照指南针指示的方位,部队向西,果然遇到了这一带唯一的木桥。过了桥,险境略缓,杨国宇不由得赞叹刘伯承的临危不乱和对驻地的了如指掌。杨国宇的个性敢说、敢做、敢断,而且对批评有很强的心理承受力,深得刘邓信赖。
  
  杨国宇海军工作
  
  建国后,杨国宇调海军工作,任青岛基地司令部参谋长。和基地苏联首席专家第一次见面时,首席专家给他出了一道数学题,他接过考题不会做,场面十分尴尬,幸亏基地政委段德彰替他解了围。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十分理解他,对苏联专家说,杨国宇可以当基地参谋长,能管好海军。杨国宇当时学习十分拼命,请了8个专业干部对自己单个教练。两个月后,在潜艇上,他已经能列出空气再生板的化学公式,苏联专家也就不再小看他了。杨国宇1956年入军事学院学习,1958年毕业后升任海军训练基地副司令员,这个基地是从事导弹试验的。文革期间,杨国宇到七机部任军事管制委员会第一副主任,分管军工科研生产,重点抓导弹科研领导工作。朱德对杨国宇说:“要好好干,要团结好知识分子,早日把尖端武器搞出来。”杨国宇在七机部保护了一大批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。
  
  1975年3月,他任海军副参谋长,不久升任参谋长。1980年,刘道生和杨国宇率领海军舰船编队,远航南太平洋试验运载火箭。1983年,杨国宇负责领导筹建海军装备论证研究中心。1984年,杨国宇随科学考察队远航南极。杨国宇有个特点,出海从不晕船,风浪越大,情绪越高,精神越振奋。杨国宇着有百万字回忆刘邓军旅生涯和军事指挥艺术的着作。
  
  杨国宇退休后
  
  众所周知,其实杨国宇退休后一直也没闲着过,他除了经常参加一些有意义的社会活动,还担任了中国干部教育协会的副主席。杨司令生性活泼开朗,平日里老人家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,嘴里还喜欢哼点革命小调,《小螺号》这首歌是杨司令最爱哼唱的歌曲之一。当然,老人家性子急起来,也够急的,这与他过去当兵打仗有直接的关系。每当老头出去办事时,坐在车里看到前面是红灯或者堵车时,他就自言自语的大声在后面让司机“冲啊!”每每这时,司机也不跟老人家解释,只是回过头来笑笑。杨司令下一句话准是:“哈哈!要在战场上打鬼子,我他妈早冲了,当然咱们还得守法啊。”别看老头性子急,他可是个心特软的人,平日里连蚂蚁都不忍踩死,他说:“只要是活的,都是一条生命啊!”
  
  杨国宇用文章表达思想
  
  杨司令是个嫉恶如仇的人,遇到不平的事,老人家的另一种急性子就显露出来了。记得有一回他看到报纸的一篇文章报道,讲的是一位领导因为嫉妒,百般压制下属、任人唯亲的事。老人家对这样的用人颇为生气,一气就写了这首《打醋诗》诗:


  坛中是醋不是酒
  
  为人何必酸溜溜
  
  妒贤妒能又妒才
  
  妒富妒美妒不休
  
  不如把醋换杜康
  
  自饮自醉解烦忧


  杨国宇生活
  
  1992年,由于杨国宇住的是集体宿舍,挣的工资又少,吃饭更是东一顿西一顿的,人也瘦的可怜,最重时才86斤。于是就借着老乡或者到老人家那儿办事,顺便就噌饭了。将军楼后院的树基本都是杨国宇亲自栽的,有苹果树和石榴树。在后院的那几小块地里,还种着各种花和小白菜、葱,杨司令称它们为环保植物。

 

 
 
 
 
关于我们 | 年度报告 | 本局动态 | 通知公告 | 区县动态 | 政务大厅 | 新浪微博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7-2015 http://ncswj.nanchong.gov.cn/ All Rights Reserved.
主办单位:南充市商务局 联系电话:0817-2320607 邮政编码:637000
地址:顺庆区玉带中路一段33号蜀ICP备19034752号 南公安备51130202000205号